九藏喵窩V5

 找回密碼
 成為喵居民
搜索
查看: 125|回覆: 0

[其他] 『其』芝里的日常(日常篇)1-最煩的貓貓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15 01:47: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大家好!我!芝里!打錢!……(注視規則中)不用打錢也可以啊!
終於,我的小手摸向了我自己,本文大部分內容全是個人編寫有小部分借鑑如有撞車純屬意外,順便一提本來想投到喵窩類別的,不過我發現這裏沒除了我以外就沒有其他帶有設定的貓貓了所以深思熟慮后還是投到其他類別裏面吧,我承認自己是個奇葩了啊。
還有一件事就是對我的上一個文章的問題說明一下,作為我的第一個文章竟然違規了(雖然沒人指責而且發出后第二天我的手機就木德了)!當然自己犯蠢還是很首要(誰讓我沒自信看規則)不過以後肯定不會有類似的問題的,在下絕不食言,再有下次……就爆一斤檸檬
q
我叫芝里,我之前一直在以世界上最強的貓貓奮鬥。(其實就是每天趴在地上和蟑螂做鬥爭)
然後我發現我永遠無法成為世界上最強的貓貓。(也就是說被蟑螂趕出家門了)
但是,我突發奇想我雖然無法成為世界上最強的貓貓,但我可以成為世界上最煩的貓貓啊,就是……我雖然無法對別貓造成物理傷害,但我可以進行精神污染攻擊啊。(也是個奇葩了)
早上我的第一個目標就在這裏了,我來到喵王國的某個建築物的窗戶面前,看啊,在窗戶對面有三位大明星,只要我……一動不動的……趴在窗戶上……就這樣……看著他們……久而久之……就能造成……精神污染攻擊了……這樣子說話……好累啊!(那你為什麼這樣說話)
他們看起來正在聊關於演出的事情,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哎,我都趴好久了他們還沒有發現我。(當你專注與一件事時會在意周圍的東西嗎?)
這時,一個明星突然轉過頭來,他的目光與趴在窗戶上的某個鬼畜生物進行了火熱的對視,愣了一刻后就向他揮揮手示意我看見你了,然後繼續和其他兩位明星聊天,那兩位明星也轉過頭來,擺出一個他們認為很有范的姿勢,然後轉過頭繼續聊天,芝里表示內心受到了一萬點真實傷害,又趴了一會確定那三名明星不會再注意他后,就只能無奈甩甩尾巴離開了,不過芝里並不知道那三名明星發現他走後還長舒一口氣,不然他肯定會回來繼續趴著的。(所以人家聊天跟你有什麽關係)
中午在街上遊蕩,尋找目標,功夫不負有心貓,芝里果然在一個街角找到了一雙可以煩的貓貓,那是一對情侶,正在長椅上聊天。(你要當電燈泡)
芝里以刺客的方式摸到那對情侶身後“嗨!你們在說什麼丫?”(關你啥事)
面對如此直白的問話,那對情侶明顯沒有回答的意思果斷無視繼續聊天“不要無視我嘛,看!大貓啊!是大貓貓啊!”(別逗啊)
芝里一邊擺著各種誇張的動作一邊說到,但很顯然他根本無法打擾到那對情侶,他們依舊在聊天,芝里的頭上發出了明亮的光芒,然後果斷放棄了。(電燈泡部署完畢)
果斷放棄後,在下午芝里發現了第三個目標――一個舉著留聲機放音樂的貓貓。(又是標準結局吧)
那隻貓貓正在用留聲機放音樂,周圍也稀稀拉拉的圍著一群貓貓,而芝里想要成功煩到那隻貓貓就必須要忍受眾人的目光,這對於芝里來說是致命的,因為他沒有辦法在其他貓貓面前保持冷靜。(果然如此)
自討沒趣的芝里又一次放棄了,他沒想到他連簡單的煩人都做不到,巨大的挫敗感已經如同一座五指山把他死死的壓在下面。(被打擊到了吧你什麽都做不到的)
失去了最後的動力的芝里決定放棄一切了,在晚上的集市附近隨便找個地方趴下來,也許這樣可以給予對他自己的安慰,無視路過貓貓的指指點點,趴在地上的芝里像突然變了一隻貓一樣。(這是自閉了吧)
就在這時,一股熟悉的香氣飄了過來,好像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把芝里托起,他飄了起來,向著集市裏面緩緩飄去,是什麽東西能有如此魔力?(還用說嗎能對這家夥有這總效果的好像就只有……)
在集市的一個角落,啪滋滋滋的油聲帶著一股引貓犯罪的香氣將芝里拖來,那是,烤魷魚!飄到旁邊的芝里實圖穩住心神不被誘惑,但魷魚的氣味卻把他的理智淹沒,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攤主旁邊,看著烤架上的一串串魷魚,口水如同江河好似要淹沒整個集市一樣。(咱能不能紳士點)
攤主此時好似有些不知所措,擦擦頭上不存在的汗,強行捏出一個和善的笑容並問到“客人,你要吃烤魷魚嗎?”
“要!我要!我要瘋了!”芝里好似有些神志不清,整個身軀極度前傾好似下一秒就要撲到烤架上一樣。(看不下去了!來貓!把這傢伙抬下去!)
攤主見此只得用手緊緊拉住芝里以防止這家夥撲上去被燙傷,同時也再次壓下心中的不爽,用一種平緩的語氣說道“那麽您要多少串呀?我這裏的魷魚都是非常新鮮的,當然價格也會相對貴一點的。”
這句話好像戳到了芝里的什麼,他茫然的看看攤主的眼睛,當然他什麼也沒看出來,而是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帶錢,看著烤架上的魷魚芝里陷入了沉思。(如果沒錢也是一種病的話他估計就已經沒救了)
攤主也發覺了什麼,試探性的問到“客人,您不會沒有帶錢吧。”
面對如此場面芝里也只得點點頭,卻也不說什麽,不是不會說,而是沒法說。
攤主暗道一聲果然,也不在刻意隱藏自己的情緒了,語氣由緩轉急“沒錢還打擾我做生意?快走開啊。”(嗨嗨嗨活該)
隨後無視掉那個已經變為灰白蹲在角落生物繼續專心烤魷魚,不一會就有貓貓被香氣勾引過來了,一手交錢一手交魚井然有序,隨著買魷魚的貓數越來越多,灰白色的芝里也漸漸感受到了危機,等他再次看向攤主的時候魷魚就只剩下最後兩串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芝里突然衝向攤主然後死死抱住攤主的腿“求求您了,行行好給我一串吧,就一串。”(節操何在啊)
攤主也被這突然的襲擊嚇了一跳,看見死死抱住自己腿的生物后一陣不知所措“你放開我,沒有錢我是不會給你的。”
“求求您了,就給我一串吧。”這次喊出但聲音夾雜著嗚咽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一樣,攤主也被這一番轟炸搞得不知所措,四處掃視一圈發現已經沒有貓貓了,看來今天的營業到這裏就該結束了,剛剛想要收拾東西離開就發現自己已經動不了了,那個莫名其妙的傢伙死死抱住自己的腿,讓他動都動不了。(無賴啊)
突然攤主聽見附近有聲音傳來,這個應該是別的攤主收攤的聲音,他可不想自己現在的醜樣被看見“求你了,行行好吧”芝里的聲音已經開始變得微弱起來,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進食的他,已經快撐不下去。(這麽慘的嗎?我都要同情他了。)
當然攤主也撐不下去了為了擺脫這家夥只得說到“既然你都這麽求我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把這兩串魷魚給你吧,拿了就走吧,真煩貓。”
聽見這話的芝里果然鬆開攤主的腿,但好像還沒從突然的落差中反應過來,呆呆地問“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快拿了走啊,不要煩我了。”攤主已經十分不耐煩了,他真的很想擺脫這家夥,腳步聲已經越來越近了。
得到了攤主的答複后芝里好似得到新生一般,高速立起身形,快速拿起烤架上剩餘的魷魚,啊嗚一口咬住大半,一邊吃一邊含糊不清的說“謝謝”(最終還是得逞了啊)
“能遇見你這樣煩貓的傢伙我也算是我倒黴了。”攤主起身一邊收拾自己的攤子一邊抱怨道,只不過這句話讓某個吃魷魚的貓貓的眼睛發起來光“攤主,我真的很煩嗎?”
“可不是煩死我了嗎,你可能是世界上最煩的貓了。”攤主無奈扶額卻不知道這句話對芝里來說代表這什麼。(就這樣?)
此時芝里已經開始顫抖了,猛地高喊一聲“太好了!我世界上最煩的貓貓了!”說罷,就拿著魷魚一蹦一跳的跑走了,只留下一臉蒙逼的攤主表示剛剛發生了什麼?(剛剛什麼也沒有發生!)
我叫芝里,今天我成為了世界上最煩人的貓貓,雖然我不知道這算不算真的達成了,但我卻真心感受到了一些東西,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嗎?
q
本次我試圖保住我自己的設定,但是設定這種東西一旦提前寫好了就很容易超綱,所以設定什麼的不用在意啦,畢竟芝里本來就是精分啊。
如果你對這篇文章有什麽意見或者看法歡迎在下面留言,只要我不是手機被收都看得到。

評分

參與人數 1功勳 +10 收起 理由
馬芬喵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成為喵居民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聊天室|野狗籠|改名申請|DNAXCAT

GMT+8, 2019-6-17 23:40 , Processed in 0.02995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